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t小說網 > 其他 > 從開端開始的超凡之旅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奔跑的小樹葉子

……………………

花開花落,

雲捲雲舒。

白雲蒼狗,

日月如梭。

一片片嫩綠色的葉子從天上掉落,落入土囊,然後消散不見。

光禿禿的山體逐漸散發光芒,那原本被寒冷鎮封了的地火陣勢,開始冒出熱氣騰騰的霧氣,宛若達到沸點的高壓鍋一般,山體開始不自覺的顫栗,隻是片刻時間,地火之勢上麵就是升起了赤黃色的火焰。

地火再次燃燒,席捲整座閻息牆的山體,隨後開始緩慢而有力的向著周邊蔓延。

隻不過這一次冇有了那些類人型的火妖從火焰中爬起,畢竟,火妖是曾經的三大神族血脈的殘魂怨念積累而成,已經被陸明鎮殺過兩次了,算是徹底化為灰飛煙滅,冇有了重生之機。

地火之中也不可能存在諸如類似的生靈了。

漁船之上,陸明閃身出現在甲板上,然後就是直接一腳踹在微生硯的胸前,微生硯踉蹌摔倒在地上,悶哼一聲,嘴角溢位殷紅的鮮血。

微生硯努力的想要站起來,胸腔卻傳來陣陣烈痛,呼吸急促了不少,顯然那一腳已經讓他胸口骨骼斷裂了。

“君上或者說神宗,我這麼稱呼你應該冇有錯吧。”喘著粗氣,微生硯嘴角卻咧出有些肆意的微笑。

放蕩,肆意橫行,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這就是現在的微生硯,仿若他已經看透了一切,無所畏懼。

稱呼雖然依舊是尊稱,可卻冇有絲毫的敬畏的語氣,臉上麵容展現也如其心中所想,嘲諷又平淡,肆意又妄為。

說不上多麼囂張,但種種透出無所謂的樣子。

此刻的衛生眼纔算是把自己不甘平凡的樣子擺在了陸明麵前。

“隨你怎麼叫,我隻想要知道那棵樹在哪裡?”陸明府下身子,靠近微生硯,伸手抓起他的領口,微微提起,衣衫瞬間繃直,摺合住微生硯的喉嚨,“告訴我,我就讓你活!”

“我冇有那麼多耐心!”

地火之勢已經燃燒起來,被小樹的力量點燃,若是不立刻阻止地火燃燒蔓延,封印,屆時地火將會直接燃燒蔓延到整個宿川大陸。

生靈塗炭,隻是最基本的情況。

最大的可能,就是地火席捲之後,整個宿川大地,將冇有任何生靈存在,全都是像之前經過火妖出現後的織火小鎮一般,光禿禿的,一切生靈存在的痕跡都燃燒殆儘。

萬物歸於死寂,生命像是從冇有出現過一般。

這是天地的大自然偉力,不是火妖那些曾經隻是生靈的存在,單靠陸明自身的力量,還冇有辦法阻止,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小樹,借用小樹的力量去阻止地火的漫延。

“那還是叫君上吧,畢竟,我也隻是在恩師的記憶裡麵看過神宗。”微生硯擦拭著嘴角不斷溢位的鮮血,鮮血擦到臉上,露出難看卻又快意的笑容。

“你得到了籬氏傳承的記憶?”陸明眼神微微眯起,詢問道。

籬氏可以利用幻術篡改他人的記憶,在多次改變後,甚至可以修改彆人的信仰。

幾於魔鬼手段一般,是曾經的三大神族血脈中最為神秘的存在,即使在五百年前人數也極為的稀少。

微生硯隻是一個普通人,若非有其它機遇是不可能知道如何傾踏地火之勢,還有小樹的葉子,本身也是一種機緣。

陸明篤定,微生硯這傢夥一定知道許多五百年前的故事,包括他自己。

“算是吧。”微生硯淡淡說道:“君上還是彆抱有希望了,籬氏的記憶傳承也冇有您要找的那棵樹的訊息。”

“至於剛纔那片葉子,那是我自己的,跟籬氏可冇有關係,不要把您的手下敗將想得太過神秘,即使您已經消失五百年了。”

“小樹在哪裡?”陸明微微沉默,隨即問道。

“我不知道,也冇見過。”微生硯無所謂道。

“你在找死!”

“君上何必動怒,我相信下麵這些地火既然燃燒得再洶湧,也都殺不了您和神主,至於那些普通人,嗬嗬,人終有一死,不過早晚而已,這世間苦痛太多,還不如讓他們早點離去的好,這對他們也算是一件好事了。”微生硯嗬嗬一笑,再次恢複了從容不迫的樣子。

說話間,不急不緩,宛若跟過去那數十年和彆人談生意一般,博弈,抉擇,但人的臉上的始終掛著微笑,無論情況多麼危急。

這數十年來,微生硯已經過習慣這種生活,即使任何突發情況,天大的事情發生,隻要他自己的願意,臉上也可以不動容分毫。

可惜的是,他從來冇有認識過神宗,隻是從籬氏的記憶裡麵看到過被修訂的記載和麪容,仇恨的記憶無不是貶低,刻薄之類的詞彙去形容。

“你冇有資格決定他人的命運。”冇有過多考慮,陸明伸手抓住微生硯的胳膊,猛的一個用力,直接劈撇斷了他的肩胛骨,隨著微生硯的的尖叫,又是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麵,

陸明再次將微生硯拎起來,臉上已經難以遮掩住怒氣,“每次看到你這種嘴臉,我都想要打人!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小樹在哪裡!”

“哈哈,我不知道!你就是弄死我,我也是不知道,哈哈,咳咳……”踉蹌,咳嗽,鮮血狂湧,微生硯卻始終肆意,麵帶瘋狂,言語嘲諷。

似乎陸明越是遮掩他越舒坦一般。

“我真的很想一巴掌捏死你!”

陸明領起微生硯,手中微微用力,微生硯呼吸急促起來,臉上笑容不變。

殺了他?

那下麵怎麼辦?

這生生不息的地火,遲早蔓延到整個宿川,看這個趨勢,時間不會太長。

陸明眼中倒影著下方的火焰,火焰在不斷漫延,而且好似開閘的洪水一般,波濤洶湧,連綿不絕,那閻息牆下麵,好似比大海一般深遠,根本看不到地火的儘頭。

隨著覆蓋麵積的增加,甚至地火蔓延的還越發快速。

旁邊,織火剛剛搭建好的冇幾天的房子,再次被地火覆蓋,連增加一絲火焰濃度都做不到就消失不見。

織火的剩下的族人已經被安排在之前的那一艘漁船上麵,不過之前陸明乘坐的那一艘漁船並不是特彆大,裝下著幾百人,已經有些超載的現象了。

“詩情,讓織火過來一些,到這上麵。”

陸明衝著旁邊在忙碌的李詩情喊了一聲,手中黑白二色浮現,轉眼凝聚成為一道虛影的橋,在兩手漁船之間供做通行。

“詩情?”

火屠辛麵露疑惑,還冇等搞明白什麼意思,就被一根翠綠色的藤條蔓延到身上,然後用力一甩到了旁邊的漁船上麵。

一根,兩根,一連捲起一百多人過去,李詩情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爹,你先安撫族人,我有事情先忙。”上了漁船,李詩情先是衝著火屠辛說了一聲,隨即走到陸明身邊看著躺在地上的微生硯。

“為什麼要引爆地火之勢?”李詩情臉上難掩怒氣。

“因為我喜歡啊。”微生硯怪笑一聲。

“你!”

李詩情頭一次這麼如此反感一個人,氣得差點就想要直接一鞭子捲起微生硯給扔到下方地火上麵了。

微生硯嘿嘿怪笑,仍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似乎來這裡就是為了丟下一片葉子,點燃地火,冇有起因,也冇有緣由。

地火霹靂扒拉的漫延,小鎮,榮耀石,峽穀,月靈湖……一直漫延往外麵的世界,按照這個趨勢,不用一天就可以漫延到最近的城池。

不到五天就可以漫延到平亭,詔都……

最終席捲一切。

火光不斷的升騰,漁船越升越高,進入雲層,最終向周邊的小鎮飛行了一段距離,船上的眾人才感覺到火熱的氣息稍微減弱了一些。

“陸明,你能對付嘛?”

李詩情擔憂的看著他。

陸明眉宇升起一股難言的愁緒,對著李詩情微微搖頭,小樹離開身體,卡片跟著小樹一起消失,僅靠他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逆轉大自然的局勢。

“彆擔心,總會有辦法的。”陸明安慰道,側目看著旁邊咧嘴肆笑的微生硯,“先把族人安排好,其它的我來微生硯再溝通一下吧”

“嗯。”李詩情輕輕點頭。

兩人又小聲聊了一會兒,怎麼安排織火族人。

隨後陸明再次來到微生硯身旁,此刻的微生硯腿骨斷裂,手骨斷裂,胸腔的骨骼也斷了幾根,如此境遇,彆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是曾經的神血王族,

陸明也不擔心他能跑掉,所以才任由微生硯一直在甲板上麵。

“說吧,你想要什麼。”

陸明坐到了微生硯的旁邊,也冇有假惺惺的幫他扶起身體,淡漠的說道。

“嘿嘿,什麼都不要。”

微生硯一如開始的淡然,雙目無神。

“不要說那些冇有用的,什麼都不需要的話,你現在就給我咬舌自儘好了。”看著微生硯嘴唇微動,陸明繼續補上一句,“然後我去你微生家,把你全家殺完,一個個的丟進地火裡麵燃燒。”

微微側目,陸明語氣森寒:“你得到了籬氏的記憶,就應該知道我殺了多少三大神族的人,裡麵未嘗冇有無辜者!”

無神的眼球動了動,微生硯努力動了一下身體,可惜險些摔倒,陸明將他扶起,靠在了甲板上麵,迎著冷風吹拂。

“你手裡的黑白之色是什麼?”微生硯問道。

“與……兩個對立的傢夥,被我弄死了,然後就這樣了。”陸明揚起了手,黑白二色漣漪浮現,“怎麼你想要?”

“不是,你應該還冇有能力把這東西給我。”微生硯虛弱的搖頭,目光依舊盯著陸明,“告訴我一個問題,我用那棵樹的下落跟你交換。”

“什麼問題。”

“你能改變彆人的記憶麼?”

“???”

“不是像籬氏那種遮掩的做法,籬氏的幻術雖然高超,但有很大的風險,會讓被施術者意識受到破壞,或者因為其它原因覺醒被篡改的記憶。”微生硯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似有一絲難過,“我說的是真正的讓一個人的腦海裡麵消失一段記憶。”

“我想……跟她回到最開始認識的時候。”

“銀妝?”陸明皺了皺眉,下意識的問道。

能讓這傢夥如此癲狂的,似乎隻有那新婚的妻子,銀妝了。

從很久以前,陸明帶著李詩情從織火離開的時候,微生硯就假裝是船主來迎接自己的未婚妻,一路上伏小做低,鞍前馬後,悉心照料。

不可謂不用心。

說起來,按照時間算,微生硯這個時間應該是在和銀妝結婚屬於婚期纔對。

難道發生了什麼矛盾,然後因為這樣的原因,產生的變態的想法,非得滅世……

陸明心裡升起猜測。

“你告訴我你能辦到嘛?”微生硯不答,兩眼緊盯著陸明的雙眼,讓他無法逃避,他要知道陸明是否在欺騙自己。

“不能!”陸明皺了皺眉,冇有過多猶豫就給出答案

不是篡改記憶,也不是幻術遮掩,直接讓人的記憶消失一段時間。

以為他是誰,是神麼?

“我就知道…哈哈。”微生硯揚天狂笑,眼角泛起淚水,充滿的苦澀。

陸明伸手抓起微生硯,靠近自己,“你的答案我說了,告訴我,現在告訴我小樹在哪裡?”

微生硯止住笑,看著他道“神宗啊,神宗啊,嗬嗬,我挺佩服你的。”

“啊!”

“告訴我答案,我不需要知道其它的問題!”陸明語氣不岔,他真的懶得跟這傢夥瞎吹。

“殺了我,你就知道了。”微生硯張了張嘴,最後嗬嗬一笑,隨後麵無表情道。

“你以為我不敢嘛?”

陸明難掩煞氣。

微生硯冇有說話,揚了揚脖頸,眼神看向天空。

陸明微微沉默,手揚起又放下,黑白二色凝聚又消失,微生硯身上驟冷驟熱,可依舊麵不改色,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如此反覆多次,陸明突然放下手,“你不知道小樹在哪裡對不對?”

微生硯微微一愣,隨即,微笑點頭,眼眸再次望著天空,帶著無法言表的眷戀。

冷風驟然升起,胸腔被冰凍,然後蔓延至全身。

隨後傳來哢嚓的攪碎聲音,微生硯隨風飄散。

“媽的!真的以為我不殺人!”陸明放下手,尤其氣不過。

交流了老半天,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傢夥是真的變態,視死如歸也不是裝的,完全就是坦然赴死的意思。

唯一的眷戀,估計就是剛纔那個問題的答案了。

可惜的是,在他問出那個問題的時候,就雙眼緊盯著自己的雙眼,無法矇騙這隻老狐狸了。

陸明心頭微微悵然,手中一枚葉子若隱若現,心頭略微猶豫,要不要用這玩意的時候,忽然麵前傳來綠瑩瑩的淡光。

抬頭看去,方纔微生硯隨風消散的地方,一枚翠綠色的葉子漂浮在空中,似乎感受了陸明的目光,它立刻朝著遠方飄去。

“草!狗日的微生硯拿勞資的葉子當器植入腦子裡麵了!”一瞬間,陸明就想明白了一切,微生硯這傢夥冇有騙他。

得確殺了他就知道答案了。

殺了微生硯,他腦子裡麵的玩意果真顯現出來了。

不過,那枚葉子似乎更加可惡,剛一見麵,就要跑路。

“詩情,等我一會兒,我去抓葉子!”葉子飛的太快,陸明不敢猶豫,當下隻好對著屋內了大喊了一聲,隨即朝著葉子追去。

屋內,

李詩情,正在給老爹安撫說著話,忽然聽到陸明的話,猛地一起身,走出房門外,看著一道綠色光芒朝著遠方飛去,有些傻眼。

“什麼意思?”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