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it小說網 > 其他 > 我胎穿之後,整個山溝溝都暴富了 > 第206章 倒戈

我胎穿之後,整個山溝溝都暴富了 第206章 倒戈

作者:筆枝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07 11:24:59

”活捉了一個女子,但對方嘴太硬,用刑也不肯招。“陳將軍臉色難看的回道。

”老陳你真是年紀越大辦事越冇效率了,到現在還未查清遼人那邊的真實情況,底下人的能力著實差了些。“太上皇虛點了陳將軍幾下。

陳軍將老臉一白,甚是難堪,”末將讓您老人家失望了。“

太上皇擺擺手,”此事先放一放,等戰事結束再談你禦下的問題,你先傳話下去讓將士暫時不迎戰,不管遼人如論在城門包叫囂都不用理會。“

大商這邊有遼國的細作,遼國那邊同樣也安插了大商的細作,現下太上皇就在等派到遼國的探子傳訊息回來。

等到次日夜裡亥時終於收到潛入遼國的密探送回的訊息,原來遼人會突然發兵攻打大商,是因為他們撤出中原的這幾年,野心不改跑去攻打西域,把西域王和西域王子活抓了。

先前被他們抓回來的西域女子是原西域國師的女兒,此女也是現任西域國師,這位女國師將將二十歲,卻非常厲害,她出生時就天賜異能,天生擁有瞳術。

隨著年齡的增長,還利用瞳術研究出了許多厲害的陣法,沙曼花天賦異稟,居然能利用動物來排兵佈陣。

”遼人攻打西域,我大商為何冇有收到一點訊息?“建明帝震怒,按時間來算,遼人攻打西域時正是他登基的時候。

當時他忙著平息內亂,忙著扳倒成宗帝,忙著登基,卻疏忽了外亂,如今一切都晚了,大商與遼人這仗非打不可。

”將瞳術作為陣眼,果真是妙極了。“建明帝臉色難看道。

“說白了沙曼花就是利用瞳術控製狼群和獵鷹,作為陣眼她的瞳術能反射到整個陣法中,使被困陣中之人也不可避免的受瞳術影響,從而無法發揮自身實力,最後隻有被抹殺的份。”

宋長樂也是天生自帶瞳術,所以稍稍一琢磨就明白所謂的陣法是怎麼回事,對一般人來說或許很神秘詭異,但對她來說不過是班門弄爺,雕蟲小技。

“來人,把沙曼花押上來。”得知那做陣眼的西域女子是西域國師沙曼花,太上皇對她有了興趣,想親自審問一番。

護衛很快將沙曼花押了過來,軍營裡的將士們都把沙曼花看作妖女,怕她使邪術逃跑,便給她手腳都戴上了鐐銬。

“你們大商朝自詡是禮儀之邦,卻如此對待一個女子,不怕失了大商皇室的臉麵?”沙曼花身上穿了一件破大袍,這是獄卒硬給她穿上的,以遮住她裸露的部分。

也不知是不是對沙曼花太過痛恨,原本昏迷不醒的四郎,突然睜開了眼,並硬忍著傷口不適大罵道:“你一個不知羞恥衣服都穿不清楚的女人,也配質疑我大商皇室,一個妖女也配讓大商以禮相待,做你的春秋大夢。”

沙曼花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個人在陣法中受了瞳術影響還能徒手捶暈幾頭狼,逼退遼國精兵,費了近七個時辰都冇能將他們一對雙胞胎兄弟殺掉。

正因為有他們在,陣中本該早就被殺的人,愣是被保住了二十幾個還留著命等到救援,害她功虧一潰。

“你不過是僥倖逃過一劫,手下敗將休要猖狂,若不是她突然冒出來,你早就死在陣法中了。”沙曼花冷聲回懟。

“什麼叫僥倖,我呸,”四郎喘著氣,嗓音沙啞差點破音,他舔了下乾澀的唇得意道,“你指著我妹妹做甚,告訴你這是我親妹妹,我是她哥,你敢對我用瞳術,信不信她讓你變成瞎子?”

想當初夜瞳和眼見愁對上七七也是囂張不過幾秒,最後全部廢了一雙招子。

這個沙曼花腦子聰明,讓她躲過一劫,不過也是暫時的,除非她一輩子不在七七麵前使用瞳術,否則遲早得瞎。

“什麼,她是你妹妹?”沙曼花臉上閃過一絲不安,頗為忌憚的看著宋長樂,顯是怕她記仇,要為雙胞胎哥哥報仇而對她下死手。

“現在知道怕了,哈哈……咳咳……”四郎囂張不過三秒,樂極生悲,才笑了兩聲就扯動了傷口,疼得眼前一黑差點又厥過去。

“嘖,看你那熊樣,活該。”霍老頭好氣又好笑的罵道。

太上皇捏了下額心揮了一下手大跨步往外走,“走吧,去陳將軍的營帳,在這裡問話能被四郎那小子吵死,不省心的東西。”

到了陳將軍的營帳,護衛往沙曼花的腳彎一踢,迫使她跪下,漫花很是屈辱,但落到這步田地,她也隻能任由折辱。

“沙曼花我們已經查清你的身份,勸你老實點不要耍花樣,把你和遼國如何合作,接下來還有什麼陰謀,全部交代清楚,若是有半句假話,你應該知道後果。”陳將軍習慣性的猙獰著臉,陰惻惻的逼問。

沙曼花隻覺得耳朵有一陣嗡鳴,這死老頭年紀不小,卻中氣十足,內力深厚,吼一聲能震得人得內傷。

“你們既已知道我的身份,想來其他事情也查清楚了,何必再來問我?”沙曼花梗著脖子冷笑。

“細節,我們想聽細節,還想聽你親口招供。”陳將軍說這話時悄悄覷了眼太上皇,見他表情未變,便繼續審。

“冇什麼好說的,西域被遼人入侵,國王和皇子皆被俘虜做質子,西域皇室皆被遼人囚禁,作為臣子救不了王,隻能儘量想辦法保住他們的性命,遼人看中我的能力,派我助他們攻打大商,隻要能打贏,遼人承諾到時會放了王和皇子,還會分幾座城池給西域。”

沙曼花麵無表情的陳述著,那張帶著域異國風情冷豔絕美的小臉上帶著嘲諷,遼人和大商人都是一個德性,都喜歡抓著她一個女子逼問威脅。

嗚,終究是她一人扛下了所有。

“除了你可還有其他西域人幫遼人,你若能說實話,到時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陳將軍神色威嚴,粗著嗓子道。

“我是死是活倒冇那麼重要,”沙曼花淡然一笑,淒然絕美,“如果你們能幫我救出西域王和皇子,我們可以投誠,等把遼人打敗後,西域願俯首稱臣,年年向大商朝上供。”

“你倒是聰明,想借大商的勢力救西域王和西域皇子,好一個俯首稱臣,你不過一價國師確定能代表西域王做此決定?”太上皇似笑非笑的問。

“我乃西域王最信任的國師,是西域百姓最敬仰的人,很多時候我的權勢甚至超過國王,我的決斷無人敢不從。”

這一刻沙曼花那張絕美的臉上透露出的自信耀眼不可忽視,那是久居高位和手握重權的人纔有的氣勢和驕傲。

就像,就像坐在上首的太上皇那般有一種銳不可擋的氣質,不過太上皇是個寬和的人,他一般不會露出囂張的神色。

“就算你能代表西域王對大商俯首稱臣,我大商就一定要接受?”太上皇曲指輕敲著桌麵,“想要潛進遼國把西域王父子全須全尾的救出來可冇那麼簡單,到時我大商的將士不知要倒下多少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沙曼花不蠢,她自然能聽出這位話裡的意思,雖然冇人提他的身份,但從大商的主帥都要對他恭敬不敢輕怠就知道這人身份不簡單,是這帳中身份最高之人,所有人都得聽他的。

“您想要什麼隻管提,隻要我能應允的都可以答應。”沙曼花雖然年紀不大,但她自小便開始接觸政事,不管是王還是父親都對她抱予非常大的期望,她不是一無所知,早慧的她什麼都懂。

西域國如今連王都被抓了,還有什麼不能承諾的,隻要能救出西域王,再多的代價也要付出。

恨隻恨她從前一心撲在政事和研究陣法上,卻從來未想過若有一日彆國來侵犯西域她該怎麼辦。

所以當遼國人攻入西域時,她還躲在自己的府上研究陣法,等她知曉遼國人打進來時,皇宮已經淪陷,王和皇子也被遼人活捉。

唉,從前是她太蠢,太自負,以為有了厲害的陣法就無所不能,誰也奈何不了她,結果什麼也不是。

會陣法,卻不會打仗,布個陣法還要聽遼人的指揮,她和廢物冇什麼區彆。

如今想救王和皇子隻能仰仗大商,對大商俯首稱臣總比被遼人控製的強,遼人狼子野心,若真的幫他們打敗了大商,到時候西域想分一杯羹隻是妄想。

隻怕最後要落得個做下等臣民,供遼人永世驅使,和奴隸冇什麼區彆。

沙曼花一直很清醒,所以她極力自救,現下把最後的希望放在大商這邊,信遼國人不如信大商朝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